赞空间领福利

赞空间领福利

出以示盅,反复读之,弥叹先生之才大心细,师古而不泥于古也。 治法大补其气,使母之气能哺于子,则子之气既安,而子之啼亦息。

 医曰∶胃津亏耗,燥火用事,所进之食即销熔,其渣滓须待津回燥润,方能便利如常,阅月余便始通,今才两旬,何虑为?后肖翁三郎心成兄,幼时出麻,冒风隐闭,喘促烦躁,鼻扇目阖,肌肤枯涩,不啼不食,莫应。无奈老妇闻喜事而心开称誉,不肯闭舌,未免有不宜言而言者,况原有宿疾,安肯无言,故一发而不可救。

又服一剂,更见起色,转为调理而安。 无如因循失治与治不得法者,遂至湿壅而添热,热盛而化骨,日久迁延卧床而不能起也。

然而漏生既久,毋论漏不可止,而气血反伤,终难奏效也。服一剂有一剂之效。

 未溃二剂则消,已溃四剂全愈。 先天之火即先天之气成之,故胎成于气,亦摄于气。

口渴饮冷身发热,二便不利烦谵语,身冷如冰形如死,此是热极内潜伏,阳不达外似纯阴,此时还需验口气,口气虽微热气蒸,舌根虽红但不青,急宜攻下存津液,莫认阴证误性命。计自春徂冬,十月之间,所吐涎沫无算,而津液竟无所损,且胎前诸治不应,产后不治自痊,亦异事也。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