德国老妇人

德国老妇人

若二药并用,则寒热相济,性归和平,降胃平肝,兼顾无遗。按∶古方多以麦冬治肺虚咳嗽,独徐灵胎谓嗽者断不宜用。

按此论甚精,能示人用药变化西人谓∶心有病可以累肺作喘,此说诚信而有征。 每岁吐血两三次,如此四年,似有一年甚于一年之势。

两鼻孔中间为鼻柱,《内经》王注,谓此穴在鼻柱之上端,则非鼻准之尖,及鼻柱中间可知。医者谓其虚弱,俾服补药,连服十余剂,觉胸中发紧,而血益不止。

后因用此方效者固多,间有初次将药服下转觉气血上攻而病加剧者,于斯加生麦芽、茵陈、川楝子即无斯弊。一妇人,年五十许,素吸鸦片。

至若少腹下坠或更作疼,其人之大气直陷至九渊,必需升麻之大力者,以升提之,故又加升麻五分或倍作二钱也。 凡草木之质,多含碱味。

 脉象滑数,摇摇有动象,按之不实。愚曰∶桂附原非正治心肺脾胃之药,况又些些用之,病重药轻,宜其不受。

Leave a Reply